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少

第二百零四章:来啊,互相伤害

    “侯爷,小的知道。”身后的一个衙役骑着马走到了前面。

    “这附近还有什么小路能通到官道上去吗?”玄世璟问道。

    那衙役思索了一会儿,随后说道:“没有,这本就是一条寻常人不常走的路,一般都是这秦岭中的强人,暗中走出来的一条路,若说通往官道,无非就是一些比较好走人的灌木丛,咱们身后约莫两里地外就有这么一条路。”

    “也就是说,除了那个地方之外,若想到官道上去,就只能往前走,出了这条小路是嘛?”玄世璟问道。

    “正是。”

    得到这个答案,玄世璟心中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儿,这下就算自己想帮高峻,恐怕也是有心无力了,经过石虎和常乐还有自己等人这么一折腾,也是耽搁了后面追兵不少时间,对于高峻来说,也能喘口气儿吧。

    “侯爷”珑儿看向玄世璟。

    “走,抓紧时间回商州!”玄世璟下令说道。

    只有早早的回到商州,才能通过官府还有鹰头那里知道更多消息,才能想办法应对接下来的一切事情。

    官道上的高峻却是不知道这些,只管带着手底下的人闷头赶路,走官道自然是比走小路要好走一些,但是却不像小路那般,笔直的通向商州城。

    现在天已经渐渐的黑了下来,这对高峻来说,却不见得是件什么好事,毕竟一旦天黑到了晚上,众人骑行的速度定然会放缓,对于这边的情况,高峻是不如豹子和狮子二人熟知的。

    “前面有什么情况?”狮子见豹子带着人回来,连忙出口问道。

    “有可能那帮人带着大当家的从后面那条小路上上了官道了。”豹子说道:“前边儿出现大量的马蹄印,像是有大队人马刚刚走过,估计是那边儿人过来接应来了,可是这中间他们并没有遇到带着大当家的那群人,估计是调头回商州了。”

    “可恶!”狮子听到豹子的话,咒骂了一声:“走,调头,咱们也上官道。”说着,狮子调转马头便要离开。

    “等等!”豹子出声将狮子叫住。

    “怎么了?”

    “上了官道咱们可就逃不出鹰老头的视线了,你觉得咱们这么明目张胆的上官道,鹰老头会如何反应?商州城的官府会如何反应?别忘了当年大当家的与商州城刺史的那个约定!”

    按照当初众人的口头约定,秦岭中这一行绿林道上的人是不得明目张胆的出现在商州附近的官道上的,先前秦湛带着人要在官道上伏击玄世璟,已经触及了这条约定的底线,所以也有这个原因在里头,鹰头才会得到秦湛在官道上伏击玄世璟的消息之后立马派人通知了玄世璟。

    “顾不得这么多了,大当家的现在在他们手中,你觉得若是大当家的真的被带回商州城,那侯爷能放过大当家的,能放过咱们山寨吗?别忘了,这侯爷这回可是封了当今陛下的旨意出长安前往荆州的,手里头说不定有调动商州城府兵的职权。”狮子大声说道:“若不追上他们,不光是大当家的,咱们整个山寨,就都完了!”

    闻言,豹子短暂的一愣,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却又觉得狮子说的很有道理,也只能点头同意了狮子的说法。

    一行人调头往回走,找到了那条不起眼的小路的入口。

    “就是这里了。”狮子盯着这条小路看了良久,随后对着身边的人吩咐道:“你下马看看这条路,有没有人走过的痕迹。”

    “是。”旁边的人应了一声,随后翻身下马,径直走到那条小路的入口处,扒开灌木丛,仔细的探查着。

    高峻留下的两个人虽说已经将痕迹处理过了,可是毕竟时间紧迫,留下的破绽也是多,所以,这条路被人走过的痕迹不难被发现。

    “狮子哥,这条路刚刚有人走过,而且还不少。”前去探查的那人走到狮子的马前回禀道。

    “怪不得。”狮子冷哼一声说道:“走!追!”

    狮子心里也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一定要将秦湛追回来,这可是离开山寨前师爷亲自嘱咐的。

    秦湛的行踪和安危确实关乎到整个山寨,而且自己和师爷这么些年的努力,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毁在一个秦湛的手上。

    这条小路,只需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就能走到官道上去,到了官道上再骑马追人,对于这群山贼来说,可就真的是虎入山林,蛟龙入海了。

    豹子和狮子率先骑着马在前面狂奔,后面五十多号人紧紧的跟着,一行人过去,扬起一阵尘烟。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高峻粗略的估计了一下时间,离着商州城还有约莫两刻钟的时辰,剩下的路程也不远了。

    继续前行了一刻钟,终于,身后那浩浩荡荡的马蹄声,还是传入了高峻的耳朵。

    看来这群山贼为了救回秦湛,还真是死命的在后面追啊。

    很快,高峻的人便被狮子和豹子带着人上了,一阵马蹄的凌乱过后,高峻十多人便被狮子和豹子的五十多人围在了中间。

    高峻身边的侍卫纷纷抽出了手中的长刀,护卫在高峻身边。

    秦湛则是骑在马上,脸上带着笑容看着豹子和狮子等人。

    “大当家的,你还好吧?”狮子看向秦湛问道。

    秦湛笑着将自己被绑着的双手举起来在狮子的视线内晃了晃:“你觉得呢?”

    “赶紧放了我们大当家的!”豹子拿着弯刀指着高峻大喊道。

    高峻眯了眯眼睛,笑道:“你觉得可能吗?”

    “这位兄弟,你这么说就有些托大了,现在你的人已经被我们兄弟围住了,你觉得还能跑得掉吗?”狮子出声说道。

    “可是我手里还有你们大当家的这张牌不是?”高峻笑着抽出挂在马匹一侧的长刀,甚是轻巧的将长刀架在了秦湛的肩膀上:“你们围住我们不动手,不就是顾忌你们大当家的在我手里吗?难不成,你们不顾及你们大当家的性命了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