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随身副本闯仙界

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意外连连

    几天之后,任刑通过比照各地的地图,终于找到了大致的位置,随后一行人就出发了。

    十几天之后,三人一起抵达了一处名为空幽山的地方。

    根据地图,这里就是那处修士洞府的位置了。

    林天阳拿起地图看了看,随后翻开神识做了对比,确定应该就是这里无误了。

    随后三人立刻朝着洞府标记的地方而去了。

    半天之后,三人在一处巨大的瀑布旁边落了下来。

    听着瀑布从高空落下发出的巨大声响,林天阳望着任刑道:“任道友,你可以动手了。”

    任刑随后点了点头,跟着一张口,一面梳妆镜从他的口中被喷了出来,紧接着他对梳妆镜一点指,跟着梳妆镜射出了一道光芒在瀑布上。

    那瀑布随着梳妆镜射出光芒,好像帘子一般被掀开了,紧接着在瀑布之后的石壁,随着光芒的照射居然也露出了一个洞口来。

    “呵呵,可以进去了!”见到果然有效,任刑也满意的笑了笑。

    三人随后先后进入了洞口之内。

    进入洞口之后,很快发现,这隧道一路朝下,而且非常长,走来足有十多里都没有到尽头,好在这隧道没有岔路。

    差不多又走了有一刻钟的时间,隧道终于到了尽头,前面出现了一座石门,而此时林天阳估计,自己已经深入地下至少有三千丈了。

    这石门紧闭着,而且石门上光芒闪烁,隐隐的可以看到还有符文在流转,显然这石门布有不弱的法阵。

    “这道门似乎有些特别啊!”林天阳神识扫过这石门之后,对着任刑提醒道。

    任刑此时却看向了月玫道:“你有办法打开它吗?”

    月玫摇了摇头道:“我不过是清元境下位境界,两位魔君都没有办法。我一个弱女子又有什么能耐呢?”

    林天阳听了,嘴角泛起了一丝微笑,随后朝着额头一抹,顿时眉心处裂开了一条裂缝,随后一只血目从里面钻了出来。

    血目跟着射出了一道血光,而伴随着血光的照耀,那石门上的符文也更加明显的闪耀起来。

    “林道友怎么样?”当林天阳收起血目之后,任刑也有些焦急的询问起来。

    林天阳则摇了摇头道:“这道们有些古怪啊,若是我没有弄错,我们要是强行打开的话。可能会触发什么不好的结果。”

    “可是进入这里的东西都已经使用了,这里怎么会多出一道门来了,它到底要阻挡谁呢?”任刑看着大门直摇头道。

    任刑一脸苦涩,可就在沉思的时候,忽然注意到了旁边的月玫。随后他想起了什么,一把就把月玫抓到手中。随后手一划。割破了她的手臂,跟着让其鲜血洒在了石门之上。

    当月玫的鲜血落在石门上之后,鲜血惊人的居然真的被石门直接吸收了进去,随后石门上的符文忽然光芒大放起来,最后一下子又消失了,紧接着。石门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声响,自行的就打开了。

    见到石门打开,任刑大喜道:“哈哈,我猜就会如此。月玫我看你恐怕早就知道这一招吧?”

    “我不知道!”月玫听了任刑的质问,却坚决的否认道。

    “哼!”任刑冷哼了一声,虽然对她很不满,但也没去管她,立刻走了进去。

    石门之后是一间明显经过精心布置的厅堂,这厅堂之内除了一些暖玉做的桌椅之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而厅堂则有两扇门分别通向两个不同的地方。

    林天阳指了指这两处地方问道:“任道友,你看我们先去哪里啊?”

    “先去这边吧!”任刑随手指了指靠近自己的门,跟着就走了过去。

    这门只是一般的木门,虽然材质也不是一般的木头,但却并没有布下什么法阵,任刑只是轻轻的一推,门就开了,而后面则又是一条通道。

    沿着这条通道往前走,不过数十丈之后,前方就出现了一个岔口,不过岔口都只有十多丈长,分别有通向了两扇门。

    任刑先选择了左边的一扇门走了过去,轻轻的推开之后,发现里面是一间卧室,卧室之内布置的很简单,只有一张玉床,一张玉桌和两把椅子。

    这里的东西一眼都能看遍,任刑摇了摇头,直接朝着另外一头过去了。

    当他推开另外一扇门之后,一股红光从里面照出来。

    三人朝着里面看去,发现里面只是一间静室,不过静室四周都镶嵌红色的晶石,而在中间还有一个红玉制成的蒲团。

    “这里有点意思!”任刑见到之后,笑了笑,随后大摇大摆的走到了玉制的蒲团之后。

    可当他刚刚站上去的时候,忽然头顶一道红色光柱照下来,瞬间他整个人都被红色的光柱给包裹起来了。

    “啊!”

    任刑发出了一声大叫,他想要从红色光柱中出来,可是这红色光柱竟然并非一般的手段,就站在附近的林天阳能清楚的看到一条条红色的法则之链环绕在红色光柱之外,而红色光柱本身就是法则之链变化而成的。

    见到这一幕,林天阳也是一惊,跟着看向了旁边的月玫,淡淡的说道:“月玫,我想你应该早就知道会这样吧?”

    月玫没有想到林天阳突然之间会这么问,后退了几步笑着道:“林前辈这是什么意思?”

    林天阳笑了笑道:“没什么,只是感觉你不一般而已,这件事情从开始就一直透着古怪。”

    “哦!什么地方古怪?”月玫反问道。

    林天阳只是一笑道:“你布置的手段明显很不一般,就连我的天宝兽都可以欺瞒一次,虽然很快它又发现了你所在,但至少从某些方面来说,一名大罗神花费了许久在自己魔堡之内都无法找到你,这岂不是很古怪。”

    “这只能说明我能力强而已。”月玫这样说道。

    林天阳听了又是一笑道:“这就是真正古怪的地方了。你展现出来的能力绝对不一般,可是就先任刑说的,你这样聪明的女人,怎么会跟一个白痴一般的男子在一起,之前我故意试探了一下,你更是表现出一副为他甘愿牺牲的态度,这实在不像一个聪明有能耐的人,若你是这样的性格,恐怕早就陨落掉了,难道这样还不古怪?”

    “为情所困。这是人之常情,就算修士情愫不比凡人,也不能说没有我这种例子。”月玫故意的为自己辩解道。

    “是嘛?包括老地方见面?我想那里一定是任刑知道的地方,你约他老地方见面,估计也是为后路做好准备。万一这次行动有所闪失,也可以顺利脱身对不对?”林天阳问道。

    “呵呵。林前辈真是心思细密啊。可惜前辈有一点还是说错了,我说的老地方见面可不是前辈所想的那样,而是为第二步做好陷阱!”月玫忽然一改之前的辩解,开始说起实话来了。

    “哦!也对,是我弄错了,毕竟这次事情有变。因为我的加入,你可是要同时面对两名大罗境存在,不过我想这肯定不是你一个清元境下位修士能做到的,幕后真正的主事者。也应该现身了对吗?”林天阳笑着说道。

    “林道友果然聪明,不是任刑这样的傻瓜可以相比的!”随着林天阳话音落下,跟着一名容貌和月玫极为酷似的女子走了出来。

    林天阳目光扫过这女子笑了笑道:“前辈和月玫是同胞姐妹呢?还是她的本体呢?”

    “呵呵,你说呢?”女子淡淡的问道。

    “若是我没有猜错,你们应该是同胞姐妹,只是让我有些疑惑,为何你们一名修为达到了太乙境,一名却只是清元境,莫非月玫你受了重伤,破了大罗之体落到了如今的状况。”林天阳说道。

    “呵呵,林道友真是聪明人啊,你说的不错,我姐姐的确因为大罗之体被破掉,差点性命都不保,不过道友能一眼看出我们不是本体与分身的关系,道友还真不简单啊!”女子不住的对林天阳夸奖道。

    林天阳却只是一笑道:“两位都不是一般之人,若是没有猜错,就算是道友,以前也不应该仅仅是现在太乙境下位的修为吧,看前辈如今依旧身负颇重的伤势,受伤之前恐怕至少也是太乙境顶峰的强者,只是最后一步没有踏出而已,对吗?”

    “林道友莫非精通命运法则或者因果法则,为何所有事情居然都可以猜的如此只准啊!”月玫听了有些惊讶道。

    林天阳笑了笑道:“林某可没有精通命运法则或者因果法则,只是因为我的道侣本身就擅长分身之法而已。”

    “原来如此,我说道友为何一眼就能看出我们不是本体和分身呢?”月玫的妹妹恍然大悟道。

    林天阳却跟着问道:“两位精心布置,引任道友到这里来,着实让林某感到费解,不知道两位到底存了什么样的心思呢?”

    “林道友你再猜猜呢?”月玫笑着问道。

    “两位都是受了重伤才变成如此的,能伤到两位太乙境顶峰存在的,要么就是道祖存在,要么就是两位被许多同阶围攻,不过就算同阶围攻,先不说要聚集至少数倍于两位的人手,而且还需要精心布置才行,所以林某觉得还是某位道祖对两位出手才对,而两位之所以要引任刑或是我来这里,也是不想自己出现引起那位对你们出手的道祖注意,至于目的,就需要两位解释一下了!”

    林天阳说道这里,月玫和她妹妹都忍不住鼓起掌来,月玫更是不住点头道:“林道友果然让人佩服,只是通过一些分析居然就把事情说的**不离十了,既然都挑明我我也就不多废话了,事实上我们的确是被道祖击伤的,引你们来这里,也只是想施展某种秘术,让我恢复以前的实力。”

    “哦!果然如此,那不知道是哪位道祖存在击伤了两位呢。恕林某愚钝,林某在黑雾殿也不短时间了,似乎从未听说过有一对双胞胎姐妹的长老存在,两位应该不是黑雾殿之人吧?”林天阳问道。

    “废话,若是我们是黑雾殿的人,还会被极**祖打伤吗?”月玫的妹妹微怒道。

    “哦!原来是极**祖打伤的两位,看来两位和黑雾殿的关系不怎么样。”林天阳笑着道。

    “你知道居然还如此轻松,道友莫非以为我们会放过你吗,还是因为进阶大罗境之后,真的就获得不死之身了?”月玫问道。

    林天阳淡淡的说道:“这个当然不会。看看月玫仙子你现在的状况就能明白,仙子太乙境存在都落到如此下场,何况是我。”

    “既然如此,道友居然还如此镇定,道友莫非还有什么后手不成?”月玫好奇的说道。

    “这个自然。否则林某又怎么会如此坦然面对两位呢?毕竟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相信两位也不太会愿意放过我。至少不会让我就此离开吧。毕竟两位现在状况很不好,一旦黑雾殿有人过来,两位下场可想而之。”林天阳笑着道。

    “你现在还笑得出来,还真是不怕死,姐姐,我看我们还是先收拾他。以免有什么变故。”月玫的妹妹向月玫提议道。

    “好,你小心些!这个人不简单!”月玫谨慎的答应道。

    林天阳见到对方要动手,也没有在犹豫,立刻一张口喷出了擎天宫。随后就见到擎天宫光芒一闪,一名看上去才七八岁年纪,长得极为可爱的小男孩突然从里面出来了。

    不过在见到这小男孩之后,月玫姐妹却脸色大变的叫道:“太乙境顶峰。”

    玄犀看了一眼两姐妹,随后又看了一眼林天阳道:“林道友,你倒是真会惹事,我才追随道友没多久,居然真的要我出手了。”

    林天阳笑了笑道:“这次还真是意外,我也没有想到稀里糊涂的就被卷入了一件自己意想不到的事情之中。”

    两人极为轻松的说着,月玫姐妹却是脸色苍白。

    月玫修为跌落清元境不说,她妹妹虽然抱住了太乙境的修为,但却已经和玄犀相差两个位阶,这种差距已经可以说,除非拥有道器这种逆天之物,否则根本就没有一搏之力。

    林天阳看着脸色极为难看的两女道:“好了现在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林道友果然不是一般人,刚才我就知道,绝对不应该惹道友,若道友不是黑雾殿之人,我们姐妹甚至愿意让道友离开的。”这样的实力差距,使得月玫都没有了要抵抗的念头,对着林天阳直摇头。

    “姐姐,我来挡住他,你先走吧!”月玫的妹妹立刻道。

    “月薇,没有用的,你能挡住那人,可林天阳依旧能轻松的擒住我,虽然我没有与他交手过,但从任刑甘愿放弃大部分利益来开,林道友自身实力也绝非他修为显示的那般。”月玫再次摇头道。

    “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不过虽然你放弃出手,但我看得出来,你并没有放弃要求生的意思,这么说是有条件跟我谈了?”林天阳笑着道。

    “道友身边有太乙境顶峰存在相助,恐怕在黑雾殿内也不是一般的人物,像道友这样的人物,相信肯定也是为了道祖之位拼搏的。”月玫开始了她的劝说。

    林天阳笑着道:“算是吧,莫非月玫仙子还有办法让我进阶道祖不成?只是仙子姐妹两个之前都没有进阶,这样来劝说我,似乎有些缺乏说服力啊。”林天阳笑道。

    “林道友聪明绝顶,我们的确没有可以让道友必定进阶道祖的本事,不过若是道友可以放过我们,我们姐妹倒是愿意追随道友身边,这样一来,相信道友在修炼路上,至少可以节省数十万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也更多了几分机会进阶道祖之位,虽然几率不算很大,但要知道,每一分能够成就道祖的机会,都是非常难得的。”月玫劝说道。

    “仙子的提议倒是还真有些诱惑啊!只是追随有很多种,不知道仙子打算选择哪种呢?”林天阳略微沉思后问道。

    “就与这位道友一般,不知道林道友可愿意啊!”月玫问道。

    一听这话,林天阳心中只感到一阵好笑,他知道,一定是之前见到玄犀对自己说话极为随便,不像是有上下关系,甚至可以说还体现出一些长辈身份,所以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只是她们若是知道真相,恐怕绝对不会这样选择的。

    林天阳没有立刻回答,反而对玄犀问道:“前辈你看如何啊?”

    玄犀对人情世故没有林天阳那么精通,本着对林天阳有利的原则道:“这两女不简单,若是能追随道友,的确对道友有些帮助,算是好事吧!”

    “既然前辈都说是好事,那么林某也就答应了!”林天阳听了理所当然的点头道。

    见到林天阳居然就这样答应了,两女看着林天阳多少也感到有些诧异,毕竟林天阳答应的太轻松了。

    就在两女这样认为的时候,林天阳则笑眯眯的对两女道:“既然如此,那么就请两位各自分出一部分精魂给林某保管吧!”(未完待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