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花书库(saohua.com)
第二十一回 难补情天空有憾 岂能琴剑两相忘


  这少女脸若涂脂,眉长入鬓,美艳不亚于云瑚。这刹那间,把陈石星看得呆了。
  “陈大哥,请莫怪我捉弄你,我不是想捉弄你的。我已有几分猜疑是你,但不敢断定,不能不谨慎一些。”那少女见陈石星呆若木鸡,禁不住嫣然一笑,说道。
  陈石星定了定神,说道:“哪里话来,姑娘你救了我的性命,我还没有多谢你呢。请问姑娘,丘老前辈哪里去了?姑娘,你又是他的什么人?”
  那少女笑容顿敛,黯然说道:“你来迟了一步,爹爹已经死了。”
  此言一出,如有晴天霹雳,令得陈石星不觉又是呆了半晌,流下泪来,说道:“令尊殷殷嘱我回来找他,不料他已仙逝,真是意想不到。不知他可有什么遗言交代么?”
  他在悲痛之中也有几分诧异:“原来丘老前辈还有一个女儿,怎的半年前我在她爹爹的茶馆里又没见过她,丘老前辈也没和我说起。难道她是出嫁了的女儿,不和爹爹同住的?”但看这少女不过十八九岁年纪,身材体态,似乎还是一个黄花闺女。
  那少女也似乎知道他的心思,说逍:“我不是他的亲生女儿。我是他的义女。我姓韩,单名一个芷字。”一面说,一面以指代笔,把她的名字写在桌子上给陈石星看。
  陈石星道:“丘老爷子怎么死的?听姑娘方才的口气,敢情他是曾经向姑娘提起了我?”
  “你坐下来,让我替你泡壶好茶,慢慢告诉你吧。”
  “韩姑娘不必费神,还是先告诉我吧。”
  “我应该替义父招待你的,你别心急,反正那些强盗都已给你打跑了,我一面烹茶,一面说给你听。”
  原来韩芷的父亲名叫韩遂,本是通州人氏,为了躲避战祸,逃难来到王屋山下的。韩遂饱读诗书,没有第二样求生的本领,于是在王屋山下开了一间蒙馆,教农家和猎户的孩子读书。战事过后,他知道在老家的妻子已死,他喜爱这里的民风淳朴,于是他就随遇而安,“权把他乡做故乡”,在王屋山下住下来了。韩芷说道:“我爹爹开的蒙馆在山北,丘老伯开的茶馆在山南,相距大约有五六十里。但由于他们二人志趣相投,每隔两三天,不是我爹爹到他的茶馆喝酒,就是他来我爹的蒙馆谈诗论文,两人成为好朋友!”
  说至此处,那壶水已经开了,韩芷泡了两碗茶,说道:“我知道你会喝酒,可惜剩下的小半坛酒,方才为了吓走那几个强盗,也都给我糟塌了。这是我珍藏起来的义父留下的雨前茶,只好请你以茶代酒了。”
  韩芷陪他喝过了茶,继续说道:“那时我还是一个五、六岁的顽皮的小女孩,丘老伯却很喜欢我,他好像平生没娶过妻子,没子没女,于是把我收为义女,传授给我武功。”
  说至此处,呷了口茶,续续着笑道:“我义父的本事大得很,除了武功,他还有许多古怪的本事。我这改容易貌之术也是他教的,想不到今天派上用场。”
  陈石星道:“你的改容易貌之术,当真是神乎其技,方才连我也看不出来。”
  韩芷笑道:“这是因为我假扮的是我最熟悉的义父之故,要是冒充别人,恐怕就瞒不过你的眼睛了。”接着说下去道:“三年前,我爹爹忽动归思,带找回到通州,探望故旧。不料回到原籍不久,就染上病,卧病经年,去年竟然不幸死了。我料理了爹爹的后事,回来投靠义父。三个月前回到此地。
  “茶馆是给军官烧掉的,乡人告诉我,我的义父为了避祸,不知躲到什么地方去了。我想起义父从前和我说过不只一次,他很喜欢王屋山上最高那座山峰翠蔽峰的风景,他说要不是因为舍不得和老朋友分开的话,他早就上翠蔽峰结庐隐居了。我爹不会武功,他是不能爬上翠蔽峰的。
  “我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情,上翠蔽峰找他。可以说是幸,也可以说是不幸。我找着了他,但他已是病得很重,快要咽气了。”
  陈石星在伤痛之中也有一分欣慰:“还好,不是给军官害死的。”说道:“你的义父身具绝世武功,我和他分手那天,他还曾大显神通,喝了一坛酒喷出来,把呼延四兄弟吓走的。想不到他竟然死得这么快。”韩芷说道:“武功高强的人,可能几十年都没有生过一点小病,但一旦病起来就非常严重的。我义父的情形也正是如此。怪也怪我没来早几天,他老人家没人服待——”陈石星安慰她道:“生死有命,谁又能够须知,这可怪不得你。我不是也来迟了。”
  韩芷叹了口气,说道:“我总算是不幸中之幸,赶得上送他老人家的终。”
  陈石星道:“他老人家有甚遗言?”
  韩芷说道:“他说人生必有一死,我年过七旬,可算高寿,死又何憾?说老实话,像我这样一个出身御林军军官的武林人物,能够在古稀之年寿终正寝,已经是非我始料之所及了,我唯一未放得下的心事只是记挂一位年轻朋友,他是我的故人之子,陈大哥,你当然明白,他老人家说的就是你了。”
  陈石星虎目蕴泪,“他老人家对我这样好,可惜我已是无法报答他了?”
  韩芷说道。”你这次桂林之行,替我义父了却平生心愿,已经是报答他了,未曾报答他的恩情的是我。”
  陈石星道:“他怎样和你说我?”韩芷说道:“他把和你约会告诉我,就只不知你什么时候回来,回来恐怕也不知道要到这里来找他。但他还是希望我在这里等你,虽然期望渺茫,总胜于错过和你见面的机会。”陈石星道:“这两个多月,你是一直在这里的吗?”由于屋内的迹象早已没人居住,是以他不禁有此一问。
  韩芷说道:“我在这间屋子住了一个多月,不见你来。我不知你是否已经来过,或许来过了,因为打听不到他的踪迹又走了也说不定,左思右想,与其守株待兔,不如到山下打听你的消息。我是半个月前下山的。”
  她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没打听到你的消息,我回到家父以前的那间蒙馆,住了十多天,今天忽然想起,义父还有一些图书和字画要我收拾,于是今天一早又赶了回来。这真是应了一句俗语,无巧不成书。幸好我今天回来,终于见着你了。”说至此处,不觉粉脸微泛轻红。
  原来他的义父是有两桩心事的,她刚才对陈石星说了一半。
  除了记挂陈石星之外,丘迟的另外一桩心事就是挂念她的终身大事,遗憾未能替义女找到一个如意郎君。当然丘迟这桩心事,她是不方便对陈石星说的。
  幸好陈石星没有怎样注意她的面色,说道:“也幸亏你今天回来,否则我恐怕不能坐在这里和你说话了。你是听见我的啸声赶来相救的吧?”
  韩芷说道:“不只听见啸声,还听见你吟陆游的那首词呢。”
  陈石星说道:“这是我的爷爷当年和你的义父缔交之时,特地写了陆游这首词送给他的呢。”
  韩芷说道:“那时我刚在义父墓前,听见你用传音入密的内功吟这首词,心里已经猜疑是你来了。于是我赶快抄捷径回来,偷偷从屋后进入。可笑呼延四兄弟坐在门前部没知道。也幸亏没给他们发现。”
  陈石星恍然大悟,说道:“原来你是在这间屋子里改容易貌的。”
  韩芷说道。”正是。我穿上义父的旧衣裳,厨房里也还有一些面粉,刚好够我改容易貌之用。义父能够喝一坛酒喷出来同时伤四个人,我只能喝半葫芦的酒对付一个功力较弱的人,差得太远了。也幸亏他们四兄弟上次给我的义父吓破了胆,一见我“重施故技”他们哪里还敢怀疑?”陈石星道:“我见不着你的义父,也该到他老人家的坟前拜祭,韩姑娘,你可以带我去吗?韩芷似乎忽地想起一件事,说道:“对了,我的义父有件物事,要我在他的坟前交给你的。”
  陈石星道:“什么物事?”
  韩芷说道:“待会儿你自然会知道。”听她的口气,似乎是丘迟的遗言要她这样做的,所以她不能先告诉陈石星。陈石星不便再问下去,心里想道:“想必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丘老前辈才要如此郑重其事。唉,他老人家对我恩重如山,倘若有什么未了之事嘱咐我,我还能不尽心尽力吗?”
  陈石星心里藏着一个闷葫芦,来到丘迟墓前,只见一座新坟,墓碑上刻着:“故义士丘迟之墓七个大字,想起丘迟对他一家三代的恩惠,不觉泪盈于睫,说道:“义士这两个字题得最好,也只有丘老前辈才无愧于义土的称呼。”韩芷说道:“这是他老人家的意思。”陈石星拜倒墓前,悲从中来,不可断绝。心里想道:“他最喜欢听我爷爷弹琴,可惜我那张古琴已经送了给人,不能弹给他听了。”
  想起了那张古琴,自自然然的也就难免想起了云瑚:“丘老前辈是我爷爷的生平知己,我和他虽然只是见过一面,他对我可要比亲人还亲;瑚妹的爷爷也是我爷爷的知音人,虽然爷爷生前还未知道。至于瑚妹本人,她更可以说是我的红颜知己了。唉,想不到我如今已是永远见不到丘老前辈,瑚妹也不知何时才能见面。”丘迟与云瑚,虽然身份大不相同,一个是白头长者,一个是红粉佳人,但在陈石星的眼里,都是把他们当作“亲人”看待的。如今长者长埋地下,佳人远在他方,一个死别,一个生离,死别固然可痛,生离亦是可悲,陈石星拜倒丘迟墓前,不知不觉从死别想到生离,但觉悲从中来,难以断绝。
  韩芷不知他的心事,安慰他道:“义父寿过七旬,寿终正寝,可说已无遗憾。陈大哥,你也无须这样伤悲了。”
  陈石星默然不语,满怀郁闷的心情,只是想要发泄出来,他没有古琴,忽地击石高歌:
  “当年万里觅封侯,匹马戍梁州。关河梦断何处?尘睹旧貂裘。胡未灭,鬃先秋,泪空流,此生谁料,心在天山,身在沧州。”
  陈石星高歌此曲,固然是悼念丘迟,但另一方面,他也有着词中所写的心境了。虽然他还这样年轻。“今生我注定是流浪江湖的了,将来恐怕我也会像丘老前辈一样。”丘迟是没有妻儿,孤零零一个人死在荒山的。他还算有点“福气”,有个义女在他咽气之前,赶到来给他送终。“将来我恐怕连这点福气也未必会有。”一腔郁闷沉痛的心情,借着高声发泄。歌声高亢之极,林中栖鸟部给吓得惊飞!
  出乎他的意外是,他高歌一起,韩芷也拿出一管洞萧,吹起来与他相和。萧声激越,书拍丝毫不差。她在洞萧上的造诣,竟似不在葛南威之下。陈石星与葛南威琴萧相交,曾经认为葛南威是吹萧吹得最好的人的。
  一曲歌终,韩芷说道:“这是我义父生前最喜欢的一阙词。”陈石星道:“我也知道。我爷爷当年就是因为看见他手书的这一阙词,才识破他的身份,和他结交的。韩姑娘,你吹萧的本事,也是丘老前辈教给你的吗?”
  韩芷说道。”这倒不是,是我自己的爹爹教给我的。”
  陈石星道:“哦,原来是你爹爹教的。”忽地心念一动,问道:“你知道有个叫葛南威的人吗?”
  韩芷答道:“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陈石星道:“他是一个在江湖上很有一点名气的少年侠士。”
  韩芷说道:“我自幼在山村长大,今年春天爹爹回乡探亲,才是第一次出门。外面的人我都少见,哪认识什么江湖人物。老一辈的成名侠客,义父有时或许还会和我偶然提及,年轻一辈的他也不知道。这个姓葛的人,他从来没有和我说过,陈大哥,你为什么突然向我问起这个人呢?”陈石星道:“他的萧吹得非常好,是我所知道的第一洞萧高手。不过你也不弱于他。”
  韩芷面上一红,说道:“陈大哥,你拿我开玩笑了。我是胡乱跟爹爹学的,怎能和高手相比。”
  陈石星道:“我可不是胡乱称赞你的,你的确吹得很好。更难得的你是一个年轻女子,却吹得出苍凉激越的萧声。你知道音乐有如诗词,每位名家都有他的独特风格。要不是我看见你在我的面前吹萧,只凭耳朵来听的话,我一定会以为是葛南威。”韩芷说道:“我怎配称得上是什么名家,不过你的朋友吹的萧和我的一样,我也觉得有点奇怪。”陈石星道:“你们简直好像是同一名师所授。”
  韩芷恍然大悟,说道:“所以你才问我。或许当年教我爹爹吹萧的那个人,和你的那位朋友是出于同一师门。不过爹爹也从没和我说过他跟谁学的。”
  陈石星道:“我也正有如此猜想。倘若真是如此的话,教你爹爹吹萧的那位名家,辈份当然是要比葛南威的师父高出好几辈了。”
  韩芷说道:“咱们还是别谈不相干的事吧,时候不早,你要下山的话,恐怕也应该走了。”陈石星翟然一省,“不错,你说丘老前辈有件东西,要你在他的墓前给我,现在可以给我了吗?”韩芷这才把谜底揭开,说道:“是我义父留给你的遗书。”
  陈石星拆开这遗书一看,不觉呆了。
  原来这是一封给他提亲的信,是丘迟开始得病的时候,预先写下来留给他的。
  信上说他年过七旬,忽遭二竖(方文中病魔之意)所侵,自知沉病难起,回首生平,无愧天地,死亦无憾。在行将离开尘世之际,只有两桩未了的心事,令他牵挂。
  看到这里,陈石星已是隐约猜到几分,心头禁不住卜通一跳。果然丘迟继续写道,那两件令他牵挂的事情,一是四十年前他对一柱擎天许诺的心愿,另一件就是他的义女的终身大事了。
  在介绍了他义女的姓名、身世和才貌之后,丘迟说道,他相信第一件心愿,陈石星必定能够替他完成,第二件心愿,也希望陈石星不要负他所托。
  他说他知道陈石星尚未定亲,他的这个义女足以作为陈石星的良配。他约他回来相见,就是想替他们撮合这段良缘的。可惜时不我与,恐怕是等不及陈石星回来相见了,所以留下这封遗书,好给陈石星作为媒证。
  最后两行,字迹潦草,笔力极弱,是他在临终之际,添上去的。他已见到了义女,也知道韩芷的父亲已经去世了。他说你们两人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我更加希望你们结合,即使不喜欢她,也得替我照顾她。但我已来不及和她说了,所以我把这封遗书交给她,让她转交给你。最后两句,口气说得很重,“仆与贤侄三代交情,想贤侄亦当不负仆之所托也!”
  陈石星看完了这封信,心乱如麻,在丘迟墓前,呆若木鸡。
  不错,他是下了决心,自以为是已挥“慧剑”,斩断了与云瑚的情丝了,但云瑚影子刚才还泛上他的心头,他又哪能这样快便移情别恋?
  何况他和韩芷今天才是初相识呢?但正如丘迟信中所说,他一家三代,都欠下丘迟的恩情,他又怎能负了丘迟之托?
  韩芷见他这副样子,吃了一惊,问道:“义父给你的信说些什么?可是他要你做的事情,令你极感为难?”
  陈石星尴尬极了,说道:“韩姑娘,你没有看过这封信吗?”
  韩芷说道:“这是义父给你的信,我怎会拆开来看?”似乎颇为奇怪他有此一问。
  陈石星松了口气,说道:“我以为他给你先看过的。”韩芷说道:“他为什么要给我先看?可是信中提及我了。”
  陈石星道:“不错,信中是有提及你的。”
  韩芷心里也是禁不住卜通一跳,低下了头,轻声问道:“义父怎样说我?”陈石星道:“他要咱们好像兄妹一般,要我照顾你,你也要帮助我。”
  他生平不惯说谎,当然他也并不是从未说过慌,对坏人他是说过的。但对好人,尤其是对友人,这次可是他平生第一次说谎。
  说了这个谎话,他也不禁脸红起来了。“不过丘老前辈要我照顾她总是真的,她是他的义女,我也等于他的子侄一般,说是兄妹,也不为过。”他只能在心里替自己辩护。
  韩芷脸上红晕渐渐消散,淡淡说道:“义父那样郑重其事,原来只是交代这桩事情。”
  陈石星微笑说道:“在你义父的心目中,这可是一桩很重要的事情啊!在这个世界上,他只有你这个亲人,我也得感激他,在他临终之际,他把我当作他的亲人看待。韩姑娘,你愿意有我这么一个大哥么?”
  韩芷说道:“我上无父母,下无兄弟,如今义父也没有了。陈大哥,你愿意把我当作妹妹,那是我求之不得的事情。就只怕这个不中用的妹妹拖累了你。”
  陈石星笑道:“不中用的是我,要不是有你这么一个好妹妹,我现在恐怕不死也得重伤,还能站在这里和你说话吗?”
  当下两人就在丘迟的墓前,撮土为香,结为兄妹。
  当他们结拜的时候,韩芷的神情颇为冷淡,但脸上却又微泛红晕。她的心里正猜疑不定。
  原来不仅陈石星说谎,她也同样说了谎话。
  不错,她是没有看过这封信,但她却知道信中说的是什么的。丘迟临终之际,虽然没有说得很清楚,但她已听得明白,义父的意思,是要把她的终身大事付托给陈石星了。
  “或许义父想到,我和他还是未曾见过面的陌生人,倘若马上谈婚论嫁,实是不宜,所以要我们先做兄妹吧!义父要他照顾我,已经是透露出那层意思了。”韩芷心想。
  其实,在她知道义父的心意之后,她的心情也是混乱得很。虽然义父把陈石星说得那样好,但一个从未见过面的陌生人,她怎知道自己是不是会喜欢他呢?即使现在,她已经见过陈石星了,她也不知道是否业已“爱”上了他?
  不错,她见过陈石星的本领,她的义父并没有言过其辞。从初步的接触中,她也感觉得到陈石星是个诚实可靠的君子。
  她并不否认,她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少年人了。不过说到终身大事,却又是另外一回事情,“喜欢”并不等于就是“爱上”
  “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吧。或许我会变为他的妻子,或许我们始终都是兄妹,那也很好,何况我喜欢他,也得他喜欢我才成。倘若只凭义父一纸遗书,使得他非要娶我,那又有什么意思?”韩芷这么一想,倒觉得义父这个“安排”,安排他们先结为兄妹,是考虑得十分周详,正合她的心意了。
  “芷妹,今后你打算怎样?”结拜过后,陈石星问道。
  “我也不知道呢。我爹爹死了,我本来是想回来依靠义父的。”韩主说道。神情好像一片茫然。陈石星问道:“你的老家还有亲属吗?”
  “近亲是没有了,有几个用算盘才打得上的远亲,都是庸俗的小商人,我也不想倚靠他们。”
  韩芷顿了一顿,继续说道:“本来我可以回到爹爹那间蒙馆的,那些乡下人都很诚实可爱,我会和他们相处得很好的。不过,说实在话,我在那小山村里住了十几年,也是实在住得闷了。过去有爹爹作伴,又有义父教我本领,日子当然过得很是快乐。唉,但今后可是不同啦!”
  陈石星想了一想,说道:“你一身本领,也不应该在穷乡僻壤埋没了你这一生,茫妹,你和我一起走吧。”其实他的心里也未打定主意,但想到了丘迟的遗书,“照顾”这位义妹,是他义不容辞之事,只好先和她这样说了。
  韩芷好像有点为难的神气,说道:“兄妹虽然不必避嫌,我总不能老是跟着你。”她本来想说“我总不能跟随你一辈子”的,话到口边,忽觉不妥。但虽然改了措辞,粉脸不禁又红起来了。
  陈石星抬头看天上的白云,若有所思,对韩芷的神情似乎并不怎样留意,忽地说道:“有了!”
  “什么有了?”韩芷问道。
  “你知道雁门关外有个金刀寨主吗?”陈石星说道。
  “啊,你说的是金刀寨主周健民?我当然知道。他是雁门关中的中流砥柱,曾经几次抵御过勒子的入侵,可称得是当今的豪杰,义父早就和我说过这位老英雄了,你这样问我,敢情你是认识这位金刀寨主。意欲和我一起投奔他吗?”韩芷惊喜交集的问道。
  “我没有见过金刀寨主,不过我有相识的朋友在他那儿。山寨里有女兵,他们正需要有本领的女子,要是你愿意去帮他们的忙,他们一定欢迎你的。”
  “那敢情好!”韩芷说道。
  “不过,你可得先帮我个忙。”
  “帮什么忙,大哥,你尽管说吧,不必客气。”
  “你的改容易貌之术,很是精妙。我想你帮忙我将我变成另外一个人。我在大同城里闹过事,恐怕官府里的人都认得我。”
  “这个容易。你喜欢变作老的?少的?俏的?丑的?”
  陈石星笑道:“什么都成,变作个丑八怪也无所谓。最好变得别人都不认得我。”
  韩芷说道:“好,咱们先回到义父那间茅屋。义父还有几件衣裳,我替你修改下,明天再给你打扮。”
  这晚陈石星睡在外面的厅堂,韩芷在她义父生前那间卧室里做针线,三更过后,房间里还亮着灯光。陈石星心里感激她,却是不便进去和她说话,只能在厅堂假装熟睡。他心事如潮,一忽却捏捏贴身收藏的那颗红豆,一忽却摸摸丘迟那封遗书。那封遗书也是和那颗红豆贴身收藏的。韩芷的影子在纱窗上,云瑚的影子却在他心头上。将近天明时,才不知不党的朦胧入睡。
  第二天一早,韩芷把他唤醒,笑道:“大哥,起来,我要把你变作丑八怪。”
  她改的衣裳就好像度过身似的,正合陈石星身材。陈石星入房换过衣裳,经过她的妙手施展改容易貌之术,出来拿起韩芷给他的镜子一照,只见镜中出现的影子活像一个当地的土人,他的脸型本为是瘦削的,也给变得圆如满月了。韩芷笑道;“你的身份是个收买山货的小商人,这种小商人在大同是非常多的,你满意吗?”
  陈石星笑道:“太满意了,连我自己都几乎认不出自己来。”
  韩芷说道:“我已经给你弄好早餐,放在厨房里面,嫌冷的话,加一加热便成。待会儿你自己吃,我先下山。”陈石星诧道:“为什么你不甜我一起下山?”
  韩芷说道:“我要把义父的图书寄存在一家相熟的人家,是以我必须先到我从前住的那个山村打一个转。”
  陈石星道:“我不可以和你一起去吗?”
  韩芷说道:“那儿都是我相熟的人,要是左邻右里问起你是我的什么人,叫我怎样说得清楚?”陈石星面上一红,不再言语。
  韩芷继续说道:“你下了山,在我义父那间茶馆的旧址等我,大约午后半个时辰,我就可以回到那里了。”她提着一个装满图书的大皮裳,离开茅屋,便即施展轻功,陈石星见她健步如飞,也是不禁好生佩服。“她和瑚妹一样,都是文武全材,这份轻功,也不在瑚妹之下。唉,她对我虽然也是和瑚妹一样对我的好,在我心里,她总是不能代替云瑚。”想至此处,不由得忽地心头一痛,自己责备自己:“瑚妹早已是别人的人了,还想她做什么?”陈石星吃了早餐,慢慢步下山,恰好是刚刚过了正午的时分,到丘迟从前一在山脚开的那间茶馆。茶馆虽然早已烧了,旁边那两棵树还在,陈石星便在树下歇息,等待韩芷。
  过了半个时辰,还未见她来到。陈石星正自焦忽,见一个当地人打扮的小伙子来到他的跟前,上上下下的打量他。
  “客官,你是外地来的吧,你在这里等谁?”那小伙子问道。
  “我,我,你怎知道我在等人?”
  “我看你在这里差不多半个时辰了,要不是等人,为什么不找第二间茶馆喝茶?这里本来有一间茶馆的,但早已给军官烧了。”那小伙子一再盘问他等什么人,可叫陈石星为难了。虽然这小伙子看来似乎并无恶意,但怎能告诉他呢?
  正在陈石星踌躇之际,那小伙子忽地笑道:“你是等待一个姓韩的姑娘吧?”
  陈石星又惊又喜,说道:“原来你是韩姑娘叫你来的吗?她是不是临时发生什么事情,不能来了?”
  那小伙子道:“他已经来了!”
  陈石星道。”在哪里?”游目四顾,除了那小伙子之外,可并没有第三个人。
  那小伙子噗嗤一笑,说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声音突然变了,浊混的男声变得好像山谷黄莺。
  陈石星这才猛然一省,笑了起来,说道:“好呀,我等你等得心焦,你却来捉弄我。”
  韩芷说道:“我想试一试你认不认得出来。改容易貌容易,就只怕变作男声会有破绽。”
  陈石星道:“一点破绽也没有。但你为什么要扮作小伙子呢?”
  韩芷面上一红:说道:“咱们虽然认作兄妹,但相貌不像,外人不知,男女同行,总是惹人注目。”
  陈石星道。”我知道。不过我以为你会扮作一个老公公的。昨天你扮作你的义父,扮得那么像。”
  韩芷笑道:“要是我扮作义父,只能认你作孙儿了,那不是占了你的便宜吗?”
  陈石星道:“真是个顽皮的妹妹,好,不要闹了,咱们走吧!”
  韩芷笑道:“我没破绽,你可是一说话就露出破绽了。记着,以后不可叫我贤妹,要称我作贤弟,咱们走吧!”
  看着韩芷这副打扮,不知不觉地忽又想起了云瑚。他和云瑚初次在大同城外的山路碰面之时,云瑚也是女扮男装的。
  虽然没有韩芷扮得这么像,当时他也看不出来。
  韩芷“咦”了一声,说道:“大哥,你在想什么?面色这样沉重,敢情是不高兴我捉弄你么?”
  陈石星道:“你的大哥不会这样小气的,我是在想起你的义父,想起在这茶馆里和他相识的那一天。茶馆虽然烧了,可还在我的心里。”这是他第二次对韩芷说谎了。不过他此际却是确实想起了丘迟的。
  想起丘迟,看着眼前的韩芷,他的心情是越发迷茫了。他没有报答过丘迟的半点恩情,他能够辜负丘迟的好意吗?
  幸亏韩芷没有窥破他的心底的秘密,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和父亲之外的男子结伴同行,虽然有时难免要故作少女的矜持,也还是掩盖不了内心的喜悦,或许还不能说是爱情,但已是真的好像兄妹一样了。陈石星与她一路同行,如对解语名花,不知不觉也是忘记了心底的愁烦。韩芷和云瑚有许多相似的地方,但比云瑚更加活泼。
  这一天来到了大同。到底是西北的名城,劫后的大同已恢复了生机,街头上一片熙来攘往的景象了。
  韩芷说道:“大哥,咱们是不是要先找一间客店投宿?”她可有点担心,大同如此热闹,恐怕不比在小市镇里的客店里那样容易找到房间。原来过去几天,她与陈石星在客店投宿,都是向店主人声称自己喜爱清净,独自要一间房间的。其实在战乱之后,那些小市镇,根本就没有什么客商经过,她用不着托辞,店主人也是巴不得她要多一间房间。等到了大同,她恐怕情形就不同了。陈石星似乎知道她的心思,微笑说道:“咱们不用到客店投宿。”
  “你在大同有相熟的好朋友?”韩芷问道。
  “是偶然相识的人,或许还不能算是朋友。但我知道他一定会非常高兴招待我们的。”陈石星说道。
  “大同城中,除了云家,似乎没有什么著名的人物,你认识的这个人是谁?”韩芷起了一点疑心,问道。陈石星笑道:“这个人半点武功都不懂,不过他和你的义父倒是同行,开茶馆的。”
  这间茶馆和云家只是隔一条街,上次陈石星来到大同,就是在这间茶馆里打听云家的消息的。茶馆的主人和丘迟一般年纪,妻儿都早已死了,不过他比丘迟福气好些,有个小孙儿和他作伴。这间茶馆开设在一条比较偏僻的横街上,他们进去的时候,一个茶客都没有。
  陈石星一进门便微笑说道:“给我一口水喝,我已经心满意足了,你不用抱歉没有茶叶。”
  韩芷怔了一怔,不解陈石星何以这样说话。此际他们是在茶馆之中,那老汉也正是叫孙儿给他们泡茶的。
  茶馆的祖孙二人,一听比言,登时也怔着了。上上下下的打量陈石星。
  陈石垦又再道:“小弟弟,炒米饼好吃么?可惜今次我没有炒米饼带来了。不过进城的时候,我在前门的美味斋买了一包糕饼,你尝尝看,或许比炒米饼还更好吃也说不定。”
  那小孩的眼睛突然放亮,欢喜得跳起来道:“你是送炒米饼给我吃的那位陈叔叔?”
  陈石星道:“不错,你的记性真好。”
  那小孩子道:“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一点也不像我那天所见的陈叔叔?你真的是陈叔叔?”
  陈石星道。”说来话长,就不知会不会耽搁你们做生意。”
  那老汉翟然一省,连忙嘘了一声:“小牛,别乱嚷!”转过头来对陈石星道:“你坐会儿。”匆匆忙忙,在帐本上撕下一张白纸,写了修理炉灶,歇业一天八个大字,在门上张贴起来,随即关上铺门,嘘了口气,现在可以放心说话了。”
  陈石星道:“又来打扰你们,真是不好意思,这位是我的结拜兄弟。他姓韩。”
  那老汉还是有点半信半疑的神气,说道。”你当真是那天来的那位客人,我记得那天你是骑着马来的?”
  陈石星道:“不错,那天大同之围初解,商店都还没有开门,有人还误会我是冲进城来的勒子兵呢。幸亏你们好心、肯开门让我进来歇息,给我水喝,还给我照料马匹。更令我感激的是你们能相信我,把我要打听的消息告诉我。”
  那老汉大喜道:“你果然是那位陈相公!陈相公,你乔装打扮,真是好像变为另外一个人了。要不是你说得这样详细,我都不敢相信是你。”
  陈石星笑道:“你要是还不相信的话,请给一盘水给我,待我恢复本来面目,请你看一看。”
  那老汉道:“不用了,咱们纵然无须提防隔墙有耳,也得提防有邻居来串门子!”
  那老汉知道确实是陈石星之后,欢喜得手忙脚乱,说道:“小牛快去泡茶!”那小孩子刚要去取茶叶,他忽地又把孩儿拉住,笑道:“你看,我都有点糊涂了,小牛,咱们可得先给恩人叩头!”
  陈石星连忙将他扶住,不让他弯下腰去,说道:“老爷子,你这样客气,我怎么敢当?我受你的恩惠都没有报答呢。”
  那老汉道:“我帮你们一点小忙,算得什么?而你才真正是我们祖孙俩的救命恩人。要不是你留给我们那半袋干粮,恐怕我们过冬就饿死了。”原来当时围城初解,城内没有存粮,要买粮没有地方买。城内的人下乡购粮食还没有回来,他们祖孙的情况特别的艰难,幸好陈石星给他们那半袋干粮接济,方始捱过了那段青黄不接的日子。
  陈石星道:“老爷爷,我这次来可还是想请你帮忙的。就只怕连累了你。”那老汉眉头一鼓,说道:“陈相公,你尽管说好了,别把我当作是会忘恩负义的小人。”
  陈石星道:“老爷子言重了。那晚的事情你是知道的,要是有人知道你收留我——”
  那老汉打断他的话道:“莫说没人认出你,就算有什么意外发生,我也决不后悔,你说吧。”
  陈石星道:“我这位兄弟想在你这里住几天。”
  那老汉笑了起来,说道:“我还当是什么天大的事情,原来只不过是住几天,我把你们当作远亲好了。只要你们不嫌弃招待简慢。”
  韩芷心中一动:“为什么他只说我一个人?”却不便马上就问陈石星。那老汉只道他们一起来,要住下来当然也是一同住下来,没有仔细琢磨陈石星的语气。
  那老汉道:“对了,说起那天晚上的事情,我也正要问你。那晚你是到云家去的,三更时分,云家就给官兵包围,天明时分,并给官兵放火烧了。你大约是四更时分,匆匆回到我这儿取坐骑的,我还没有问你,你可见着云大侠和他的女儿没有?那天晚上又是怎么一回事情?”陈石星道:“我见着了云夫人。云姑娘是后来才见着的。”
  那老汉道:“哦,原来真的是云夫人回来了。但只是她一个回来么?”陈石星道:“当然是她一个人了。她是偷偷回来探望女儿的,怎会带了外人回家。”
  那老汉听得陈石星这么说,料想他已知道云家的私隐,说道:“如此说来,这次他们倒是错怪云夫人了。”陈石星道:“他们是谁?”那老汉道:“外面的人。他们另有一种说法,说得活龙活现。”陈石星道:“他们怎样说?”那老汉道:“他们说是云大侠偷偷回家,想把女儿带走,不知怎的,泄漏了风声,给云夫人知道。云夫人带了官兵回家,要捉他的丈夫,抢回她的女儿。他们亲眼见到云大侠和女儿在官兵包围之下,飞了出去。但也有人说,只看见‘云大侠’出来,没有见他的女儿。后来‘飞’出来的那个女人倒是云夫人,不过她是追捕她丈夫的。”
  陈石星笑道:“他们说的,倒也并非全无根据。那晚是有一个人‘飞’出来,不过不是云大侠,是云大侠生前的好朋友铁掌金刀单拔群,是他保护云夫人闯出重围的,那些官兵非但不是云夫人引来,恰恰相反,是来捉拿云夫人的。”
  那老汉吃一惊,说道:“云大侠失踪多年,原来是已经死了。”
  他忽地望着陈石星,笑了一笑,说道:“外间还有一个说法,说得更离奇呢。”
  陈石星怔了一怔,说道:“还有什么离奇的说法?”
  那老汉道。”那晚上还有人看见一个少年也‘飞’了出来,他们说这个小伙子是云大侠的徒弟,云大侠准备招他做女婿的。”
  陈石星笑道:“这可更是无中生有了,那个‘飞’出来的小伙子是我。”
  陈石星已经知道他想说的是什么,连忙打断他的话题:“那晚的事情,我已说得很清楚了。咱们还是谈谈后来的事情吧,我想知道除了官兵烧掉云家大屋的一事之外,还发生什么事情。”
  那老汉瞿然一省,“对,我想起来了,就在三天之前,有个人曾来过我这茶馆,打听云小姐的消息,这个人我想你是应该知道的。”
  “是什么人?”
  “他自称是大理段王府的家人,奉了小王爷之命,特地来打探云小姐的下落,想把她接去大理的。”
  陈石星这才想起,上次自己来的时候,也是冒认段府的家人来接云瑚的。说道:“哦,有这样一桩事情?那个人现在是否还在大同?”
  “三天前他到过这里一次,后来就没有再见他了,可不知他离开没有?陈相公,听你的口气,你好像对此事毫不知情?”
  “我没有回过大理,或许是小王爷另外又派了人来,我不知道。”
  他口里这样说,心里却是知道,这个人决不会是段府的“小王爷”段剑平派来的。
  不知不觉之间,已是黄昏日落,在关上了门的屋子里面,光线渐渐暗淡了。
  那老汉笑道:“你瞧,我多湖涂,老是和你闲聊,都忘记要弄晚饭给你们吃了。”
  陈石星道:“我还不饿。”
  那老汉笑道:“饭总是要吃的。你们一路奔波,想也累了。吃过了饭早点睡觉。”
  韩芷听得“睡觉”二字,不觉心如鹿撞,暗自想道:“这老汉子是穷人家,开着小小的茶馆,恐怕是没有多余的卧房了。今晚怎么睡呢?”
  果然吃过晚饭之后,那老汉说道:“陈相公,我有一间空房,正好给你们两人住。小牛,你帮爷爷收拾你爹那间房间。”
  韩芷忙道:“老爷子别客气,我可以睡在铺面,只要把几张桌子凑在一起,就可以作床铺啦。”
  那老汉道:“哪有这样待慢客人的道理?反正那个房间也是空着的,又不是要我腾出空房间来给你们。”
  接着叹了口气,对他们解释道:“这间房本来是小牛的爹妈生前的卧房,小牛的妈在他出生不久病死了,他的爹爹也在上次瓦刺兵围城之时打仗死了。我用来堆放一些杂物,床铺可没有搬动。稍为清理就可用的。”
  陈石星打了个呵欠,说道:“真有点倦了。”那老汉道:“是吧,我都说你们一路奔波,哪有不累的道理?两位不必客气,早点安歇。”说话之时,他的孙儿早已把房间收拾好了。
  陈石星道:“打扰了你大半天,真是过意不去,你老人家也早点睡吧。”道过了晚安,便即入房睡觉。韩芷无可奈何,只可跟他进去。
  陈石星顺手关上房门,似笑非笑的望着韩芷说道:“你还不想睡觉吧?”
  韩芷负气说道:“你真的这样疲倦?我可不惯早睡。这张床让给你一个人用,你要睡你自己睡吧,我可以在地上打坐。”
  陈石星笑道:“其实我也不想这样早睡。”
  韩芷说道:“那你为什么要催着进来。”
  陈石星低声说道:“我知道你有一些事情要问我,我也有一些话要和你说,在房间里,咱们才好说话呀。”
  韩芷笑道:“原来你是骗那老爷爷的,你这人真会说谎。”
  陈石星笑道:“与人无损,说点小小的谎话又有何妨?”
  韩芷道:“原来你和云家很有交情,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以为你的义父已经和你说了。”
  “我知道义父和云大侠的父亲曾是御林军中的同僚,不过他可没有同我说你和云家有甚渊源。这次我匆匆回来,刚赶得上和他见最后一面。我知道他有许多话要告诉我的,可惜没有时间让他说了。”
  陈石星道:“我和云大侠相识早在和你的义父相识之前,不过两家的渊源,却也还是在我和你的义父相识之后,你义父告诉我,我才知道的。”
  当下把他和云浩怎样在桂林相遇,怎样在他家中养病不幸去世,以及他后来怎样到了大同在云家见着云夫人等等事情,简单扼要的说给韩芷知道。
  当然还有些事情,他则是不便说了。
  韩芷说道:“如此说来,云家于你有恩,你也对云家有恩。你和云家的交情可真是非比寻常了。云夫人后来怎样?你救过她的丈夫,又帮过她的大忙,她想必是很感激你,把你视同子侄吧?为什么你不跟她?”
  其实她的心里是想问陈石星为什么不和云夫人母女一起的,却不好意思问得太过直率。
  陈石星道:“云夫人早已死了,据我所知,她是到了金刀寨主那儿,也像你的义父一样,刚赶得上和她女儿见最后一面。我答应过你的义父到桂林找一柱擎天,那时当然不能陪她到金刀寨主那里。”
  韩芷叹口气道。”这个云姑娘的命也真苦。”
  陇石星说道:“咱们三个人的命运都是一样,大家都是父母双亡,在这世上也没有别的亲人了。”
  韩芷听了这话,忍不住说道:“你和那位云姑娘既是同命相怜,实在应该在一起的。”
  陈石星说道:“我和你何尝不也是同命相怜?”他因为刚刚说到三个人的命运是相同,这句话自自然然的就说了出来,根本没有经过考虑。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韩芷听了他这一句话,却是不由得粉脸通红了。说道:“你莫扯上我,我怎能和云大侠的女儿相比?”过了半晌,又再问道:“她既是云大侠的女儿,武功当然是十分了得,人也长得很美吧?”陈石星话出了口,方始醒觉失言。听她这么一问,勉强笑道:“不错,他已得了父亲的衣钵真传,就如同你得了义父的传授一样。你们都是才貌双全的女中豪杰。”
  韩芷撅起小嘴儿道:“你何必替我脸上贴金,我知道我当然是比不上你的那位云姑娘。”陈石星正容说道:“芷妹,你千万不可这样乱说!”
  韩芷似乎是觉得自己受了委屈,不觉就把闷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刚才那老爷爷也这样说呢,外面的人都已把你当作云家的女婿了。”陈石星低声说道:“芷妹,你不知道,我不怪你。我说给你听,你就知道这话是不能乱说的了。”
  韩芷怔了一怔,问道:“知道什么?”陈石星道:“不错,云家是有个好女婿的。但不是我,是我的一位朋友。”韩芷吃了一惊,说道:“真的?那人是谁?”
  陈石星笑道:“你问了我许多事情,为什么偏偏漏了一件?”
  “漏了什么?”
  “有关大理段府那位小王爷的事情呀!”韩芷想了起来,说直:“对,听那老爷爷的口气,好像认为你应当认得段府派来的任何一个人,这是怎么一回事?”
  “因为上次我来的时候,是替那位小王爷来接云姑娘的。我不愿意被人误会我是高攀王府,所以我只认作是小王爷派来的家人。”
  韩芷诧道:“什么,你不是来找云姑娘要交回她父亲遗物的吗?怎的又是受了什么小王爷之托了。”
  “两件事情,不可以同时办吗?”
  “段府的小王爷为什么要你接她?”
  陈石星苦笑道:“这还不明白,他们两家是数代交情。云大侠早就把女儿许配给他了。他们如今正是同在桂林,待他们回转大理,恐怕就要成亲了。你还问我为什么不和她一起?”
  其实云浩虽然有过意思把女儿许配给段剑平,却并未成为事实。至于陈石星对他们的那些揣测,更是想当然耳。在他想来,云段两家门当户对,云瑚和段剑平又是青梅竹马之交,寻常人相处久了,也会日久情生,何况他们,这次云瑚服侍段剑平养好了伤,段剑平当然要带她回家成婚的,即使云瑚暂时不肯应承,那也只是迟早的问题而已。
  有人说,谎话说多了,自己也会相信,陈石星说的虽然不能算是谎话,但他把想象当成事实说了出来,不知不觉中自己也好像当成这是真的事实了。把这个“事实”告诉韩芷之后,他面上强为欢笑,心中却是不胜凄酸。”
  韩芷则是刚好和他相反,听了陈石星的话,怔了一征,脸上故作矜持,心上却好像放下一块石头似的,有一种难以名状的轻松之感。陈石星吁了口气,说道:“芷妹,我都告诉你了,你现在应该欢喜了吧?”韩芷面上一红,说道:“他们成亲也好,不成亲也好,与我有何相干?”
  斗室一灯如豆,暗淡的灯光照见陈石星的脸上有一层朦胧的笑意。韩芷不敢正视,但也发觉了陈石星在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她只道心底的秘密已经给他窥破,脸上不觉更加红了。她哪知道,陈石星的笑乃是发自心底的苦笑,根本不是对她而发。
  她避过了陈石星的目光,低下了头,又冉想道:“唉,管他是有情还是无情,我和他相识才不过几天,又何必这样着急为自己的终身大事烦恼。”
  两人各怀心事,陈石星也怕韩芷窥破他的内心秘密,为了表示自己是真的为云瑚高兴,不觉就在她的面前大大为段剑平吹嘘:“不是我夸耀自己的朋友,段府这位小王爷真是十分难得。不但武功好,而且琴棋诗画,无所不通。更难得的,他虽然出身富贵,却无半点俗骨。山中的樵子,江上的渔夫,都是他的朋友。”
  韩芷笑道:“你也是文武全材呀,我虽然不认识你这位朋友,他的琴技总比不过你吧?说到三教九流的朋友,我看你也很是不少。”
  陈石星忙道:“我怎能和他相比?他一站出来,就自自然然的有一种令人倾慕的既潇洒而又高华的气度,我不过是凡夫俗子罢了。”
  韩芷笑道:“像你这样的‘凡夫俗子’,在这世上恐怕也找不到几个了。不过你这样夸赞那位‘小王爷’,我也最少相信一半。要不然云大侠的女儿也不会喜欢他了。”
  说至此处,街头传来更大的击析声,不知不觉,已是三更时分了。
  韩芷突然省起,笑道:“别尽夸你的朋友了。我要知道的都已经问了你了,你要对我说什么,也该说了吧?”
  陈石星道:“不错,你也应该睡觉了。我要说的是,请你莫坐在地下,快上床睡觉吧。”
  韩芷满面通红,含嗔说道:“我只道你说的是正经事情,原来你是和我开玩笑。”
  陈石星道:“我说的是正经的事情呀,一个人饿了就要吃饭,倦了就要睡觉。这里有现成的床铺,为什么要在地上打坐?”
  韩芷说道:“我不要你让床铺给我!”要知她虽然相信得过陈石星,但总不能当着一个男子的面睡下来的,那多难看。
  陈石星道:“我并不是让这张床给你,我是说——”
  话犹未了,韩芷已是气得骂了起来:“陈石星,我当你是正人君子,你,你……”
  陈石星忙说道:“芷妹,小点声儿,你莫误会,我,我……”
  “你想怎样?”
  “我不在这里睡,我想现在就走了。”
  韩芷这才恍然大悟,知道怪错了陈石星,不由得更是面红直透耳根,低声说道:“这么晚了,你上哪儿?”
  “我要去找金刀寨主。我怕那老爷爷着惊,没敢在行前告诉他。明天,你替我向他道个歉吧。”
  “你大约什么时候可以回来?”
  “这可说不定。我也不知道金刀寨主如今是在哪儿。”
  “你不认识金刀寨主,又不知道他在哪儿,那不是很难找寻吗?”
  “金刀寨主那儿,有我相识的朋友。碰一碰运气吧。但相信迟早也会找得到的。”
  “为什么不和我一起去?”
  “人多了反而不好。而且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找到金刀寨主,你是个女子,在荒山野岭睡觉更不方便。待我打听到确实的消息,那时再回来告诉你不更好吗?”
  其实他说的只是表面的理由,真正的原因是他怕碰见云瑚。他先要知道云瑚是不是也来了这儿,要是没来的话,他才可以直接去拜会金刀寨主,否则他只能在打听到金刀寨主所在的地址之后,再设法和江南双侠联络,让他们来接韩芷。
  韩芷听他说得有理,道:“也好,明天我会替你善为说辞的。不管你去多久,我在这里等就是。老爷爷为人极好,相信他也不会讨厌我的。”
  “不过有件事你得当心!”
  “什么事情?”
  “有个冒充段府的家人,前几天到过这间茶馆打听云家的消息。这你是知道的了。”
  “原来那人是冒充的吗?”
  “是呀,不到两个月前,段府的小王爷还在桂林养伤,即使他的伤势好了,也不能这样快就回到大理,又派家人来到此地的。所以你要当心一些,别让那个人识破你的行藏。”
  韩芷笑道:“你放心,江湖上根本就没有人知道我。何况我已改容易貌,更不用害怕。”
  陈石星道:“虽然如此,还是小心为上。”当下与韩芷握手道别,心中颇有点儿怅惘之感。这一去,他和韩芷亦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了。
  云家离这间茶馆不远,陈石星在出城之前,不知不觉走到云家对面那条横街巷口,想看一看劫后的云家。这是什么心情,他自己也不知道。
  但见云家那间大屋还剩下半边,并不像丘迟那间茶馆之烧得干干净净。
  原来那晚在云夫人逃了出去之后,龙成斌为了要留一线和云瑚日后相见之地,于是又叫手下放火的官兵救火的。烧掉的只是前面几座无关紧要的房子,云瑚的卧房和云浩生前的书房都没有烧。
  陈石星躲在小巷里偷望劫后的云家,云家并没有完全烧毁,倒是颇出他意料之外。不过却也因此更触起他心中的伤感了。
  感怀往事,暗自伤神,陈石星咬了咬牙,心里自己对自己说道:“这些过去了的事,还去想它干吗?”正当他要离开的时候,一件又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只见一条黑影突然从云家窜出来,黑夜中也看不清楚是老是少,是男是女,但那人的轻功却是十分了得,转眼之间,不见踪迹。正是:
           人生到处知何似?雷泥鸿爪偶留痕。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
  扫花书库(saohua.com)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